混台湾政坛,不靠爸靠谁?余天拍蔡英文桌子揭开“绿二代”接班黑幕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30 09:48



◆余天和女儿(左二)

台海网1月30日讯 (海峡导报记者刘强文/网络图)2018年台湾“九合一”选举大幕将启,民进党正在展开竞争惨烈的初选,除了刀刀见骨的派系内斗,打着“世代交替”名号的“绿二代”抢位子大战也已悄然登场。艺人出身的民进党新北市党部主委余天为了给女儿争取提名,近日就直接在蔡英文面前拍桌子,上演了一出台湾版“官场现形记”。

“焦虑父亲”大闹中执会

为了应对2018年选战日趋复杂的提名问题,民进党上周专门召开中执会。据台媒报道,身为民进党中执委兼新北市党部主委的余天,听完会议报告之后,没等蔡英文讲话,就突然把麦克风按钮大力“拍下去”,大骂民进党中央有人针对他,“明明在去年就知道我女儿余筱萍要参选,却派吴沛忆去同一选区竞争,也不事先跟我商量”。他还直接质问蔡英文:“吴沛忆是不是你推荐支持的?为什么吴沛忆的广告牌都说是蔡英文栽培?”

在中执会上拍桌子大吼,余天的夸张行径直接把蔡英文及与会者都惊呆了。民进党秘书长洪耀福赶紧跳出来替蔡英文挡箭,表示每个党员都有参选的权利,并非党中央推派吴沛忆参选。但洪耀福一露头,反而让余天更火大,他指着洪耀福破口大骂:“我说的就是你!”说完再次拍桌子并离席而去,让场面极度尴尬。

余天的拍桌闹剧传开后,绿营一片哗然。余天隔天发声明道歉,称因个人情绪让支持者失望,也让蔡英文困扰,“已经深切反省,之后会更加谨言慎行”。洪耀福也出来解释称,理解余天“不是恶意,只是焦虑一点”,他也没有呛蔡英文,但他是艺人出身,讲话嗓门很大,表情动作很多,“演戏的人比较夸张”。

“台湾赌后”撞上蔡爱将

这出闹剧,缘于台北市议员童仲彦涉及家暴案被民进党开除党籍,其所在的中正万华选区成为党内争抢的肥肉。只要通过民进党初选获得提名,就可以在台北市拿下一个宝贵的议员位子,民进党内目前有7人争夺该选区提名。

余天的女儿余筱萍,很早跟着父亲混演艺圈,这次打算参选议员继承余天的“政治衣钵”,但她除了“台湾赌后”的名号(2007年拿下澳门麻将大赛季军),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之处。余天为了帮女儿争取提名,已经砸下500万元新台币。

让余天焦虑的,除了吴沛忆具有名校学历和民进党前发言人身份,还有很要命的年龄问题。民进党对这次“九合一”选举的初选推出“35岁条款”,首次参选的新人可以民调加权10%外,35岁以下的可以再加权10%。余筱萍和吴沛忆都有新人身份,但吴沛忆30岁,而余筱萍已经38岁了。据余天披露,余筱萍要参选,其实早在去年他就已经“谈好了”,结果党中央现在完全没告知他,就派出吴沛忆这位民进党前发言人,被视为蔡英文重点栽培的绿营新秀。“应该跟我商量,我可以叫女儿去其他地方选”,“为何要自己人打自己人,让两个女孩子这样争呢?”

以上种种,都被余天认为是民进党中央有人在针对他,也就有了蔡英文面前的拍桌秀,“我替民进党跑了十来年,是把我当假的一样吗?气死我了!”

“靠爸族”已是政坛常态

这出闹剧,之所以让绿营一片哗然,除了“当着蔡英文拍桌子”这种劲爆剧情,更重要的是把民进党“世代交替”的黑幕摊到了台面上。

余天事件发生后,民进党议员王浩宇公开质疑,“你女儿适合当议员吗?有能力吗?”对于余筱萍被冠以“靠爸族”,余天“理直气壮”地回呛:“女儿不靠爸要靠谁?”

余天的底气,源于岛内世袭化、垄断化的政治生态。根据《天下》杂志统计,在2016的“大选”中,79个区域民代位置,有高达63位候选人出身政治世家,其中多达40位属于准备接班的“政二代”。选举结果,出身政治世家者当选率超过七成。而在地方选举中,这种世袭现象更为严重,岛内22个县市中,县市议员出身政治世家的比例达24.6%,其中基隆市、新北市、花莲县和嘉义市,新任议员清一色是“政二代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虽然国民党长期因为“父亲做完儿子做”被绿营攻击,但这种政治世袭实际上早就不分蓝绿。民进党的“政二代”,已经在各县市遍地开花。名气大的如陈水扁之子陈致中、苏贞昌之女苏巧慧、谢长廷之子谢维洲;更多的则是低调接班,以台北市议员为例,上届在士林、北投高票当选的何志伟,母亲是前民代薛凌,继父是民进党中评会前主委陈胜宏,这届据说要把这一席“让给”大嫂锺佩玲;在中正、万华区五连霸的颜圣冠,则为前民代颜锦福之女,上届以选区最高票成功五连霸;中山、大同区的黄向群,父母都当过民代,伯父还是民进党创党大佬黄信介,松山、信义区的议员许家蓓,其父为前议员许富男……

挡不住的“政二代”抢位潮

2018年选举,民进党原本打算在11个选区直接征召35岁以下的“青年菁英”参选,直接跳过初选,此举被质疑为“政二代”接班铺路,引发党内草根参选者的极大反弹。最终蔡英文紧急灭火,顶住党内一批大佬的反对,加入了“政二代排除条款”,规定35岁以下、新人参选可以分别获得10%的民调加权,但现任县市长、民代、县市议员的配偶和三等亲,在同选区不能获得民调加权。

身为新北市党部主委的余天,安排女儿余筱萍在台北而不是新北参选,就是为了应对这项“排除条款”,但没想到余筱萍又撞上了有双项加权优势的吴沛忆。最让余天郁闷的是,余筱萍因为他背上了“政二代”抢位子的恶名,但其实民进党在这个选区的参选人都不简单——吴沛忆是蔡英文的爱将,陈彦丞是前市议员陈嘉铭之子,苏纬政的叔叔是前台南县长苏焕智,李秀环是市议员童仲彦前妻。

在“全面执政”后,民进党内各方山头除了拼命争抢政经资源,也都开始悄悄布局“二代”接班。面对2018“九合一”选举,他们正在利用自己的权势、地位或影响力,帮下一代拉抬声势,甚至通过其他幕后的交换或打压,操控初选的游戏规则,剥夺草根参选人的机会。只不过,这种“只能做不能说的秘密”,被艺人出身的余天一巴掌拍到了桌面上,让民进党上下都下不了台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